央行定向降准释放资金千亿左右 扩围谨慎低于预期
出处: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6-10 08:50:26
摘要:转载自“我的钢铁”网
    [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
    新一轮定向降准的靴子终于落下。
    6月9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决定从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外,还下调了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5月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落实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会议明确,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多名经济学家向《第一财经日报》称,本次定向降准为既有政策的延续,但单次释放资金量与4月定向降准相差不大,规模约为1000亿。
    释放资金千亿左右
    上月末,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对此,央行进一步明确“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标准:上年新增涉农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涉农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或者,上年新增小微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比例超过50%,且上年末小微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余额比例超过30%。按此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
    “稍微大的银行都不在范围之内,比市场预期要紧一些,释放规模可能不会达到3000亿。”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从本次定向降准的政策看,这是“最谨慎的一种降准做法”,本次释放资金量应该与4月25日起定向降准释放的规模相差不多。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次扩围主要集中在小微企业和消费。通过定向降准覆盖大约2/3的城商行、80%的非县域农商行和90%的非县域农合行数据测算,这次释放的资金与上次县域机构下调2个百分点的规模差不多,约在700亿~1000亿之间。
    “从释放的总量来说,总体不是很大。”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次定向降准没有包括五大行和主要的股份制银行,所以涵盖的机构存款大概是30万亿~40万亿的规模,下调0.5个百分点,释放资金规模大概会是1000亿~1500亿基础货币的投放。
    温彬认为,虽然本次定向降准扩围比较谨慎,但具有针对性。“鼓励城商行、农商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实施的效果应该会达到国家鼓励支持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方向。”
    促消费稳增长
    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中心总经理兼首席分析师李志强向《第一财经日报》分析,本次定向降准还是对之前国务院政策的执行和延续。本次定向降准比较明显的扩围,涉及到了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杉认为,此次降准范围扩大到几类金融公司,这些金融公司都是与大企业集团相联系的财务机构,增加其资金利用率,目的在于刺激大型实体企业开展商业活动,并促进汽车类产品销售。这意味着,定向降准从涉农和小微贷款机构,向支持大型企业集团等更广范围蔓延,并逐步扩大到整个实体经济。
    而温彬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例如汽车金融公司定向降准可以增加汽车贷款,降准可以增加汽车金融公司在发放汽车消费贷款上的杠杆作用。而刺激汽车销售,也可以对稳增长起到作用。
    李慧勇认为,本次降准主要受益的领域涉及两类,第一类是获得资金的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第二类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以及“三农”领域。
    实际上,央行在公告中也明确了此次定向降准的目的。
    “此次定向降低准备金率就是要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地配置到实体经济中需要支持的领域,确保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更加顺畅。”央行表示,一直以来积极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大力支持经济结构调整,特别是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更多地将信贷资源配置到“三农”和小微企业等领域。
    央行还表示,将对金融机构执行情况加强检查和督导,评估政策效果,保持正向激励作用。
    年内或有新一轮政策措施
    央行称,当前流动性总体适度充裕,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没有改变。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适度增长,促进经济健康平稳运行。
    温彬认为,的确“还没有必要全面降准”。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次定向降准力度总体来说有限,体现了央行保持货币合理增长。针对性强,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起到正面促进作用。不全面降准取决于几个因素,从货币创造来说,外汇占款并没有快速收缩,总体来说外汇占款规模还比较大,2012年央行的全面降准与外汇占款的收缩有关系;当前没有全面降准的必要性。同时央行还向国开行投放了再贷款,起到了补充基础货币投放的作用,所以全面降准动力不大。
从宏观经济来看,保障房、高铁投资等定向领域使得固定资产投资对房地产投资下滑起到一定弥补作用,避免投资的急剧下滑。效果体现在PMI较大程度的恢复,而外贸也企稳。总体来说,二季度的GDP增长会在一季度企稳基础上有所提升,因此,全面降准的必要性在降低。
    李志强则认为,本次降准没有太强的刺激效果,总体来看对GDP增速影响不大。主要是防止出现极端情况,尤其是金融信用风险的蔓延,因为中小企业可能更脆弱。
    “这次释放的规模还是不够大。”李志强认为,只要就业市场不出现大问题,经济增速低于7%是在容忍范围内的。“实际上本次降准的力度也起不到遏制经济下行的作用。从央行的态度看,主观政策意图没有要全面降准的意思。”
    李慧勇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次定向降准对于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不够;未来政策有没有必要全面降准、降息,要取决于本次定向降准的效果,如果达不到预期效果,全面降准、降息的概率就会大幅增加。
    李志强预测,今年央行有可能进一步出台政策,三季度可能还会有稳增长措施,或许还是类似这一次的力度。“但即便再有一次,政策的力度也不足以把经济增速稳在7.4%。”
武汉特钢冶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 |